你曾经爱我

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

瓦咩:

想,想要一只家猫qwq

Laceration:

“拥有新读者的时候,我想到了猫。”

简笔画

胡汉三

又回来了

科科

【开放站内转载,微博转发请走链接,有其他用途请私信哦❤】

胭脂雪冷更新被限流呜呜呜:

超好用!感谢!
造福首页小伙伴!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这是一个图片链接教程

生死爱欲:

我🐎一下


巾今天也不想加油鸭:



这应该是非常小白的一个教程了,如果还有看不懂的可以再来问我……欢迎转载。
这种图片链接不会翻车!不会翻车!不会翻车!因为图片在微博里的性质是“仅自己可见”的。



你额外需要的,只是一个微博账号而已。



首先咱们创建一个文档,文档里是你想做成链接的文字。






打开。




把文字复制下来。






打开搜索引擎,搜关键词...

查看更多

楼诚党宣言

日月木娄的红烧肉:

楼诚初心,一把年纪了还跌了一个深坑,每天的日常就是刷文,蹲坑底敲碗嗷~



清池钏:



继续在坑底躺平


whatdidfermiparadoxsay:



諸君!



有樓誠就沒有世界末日!



(敲鑼打鼓.gif

     ...

查看更多

萧景桓

查看更多

冰雪

又是一个冬天,他躺在茅草铺的床上从小窗向外看,外面是一枝光秃秃的树枝,树枝上停了一只鸟。很久了,他仿佛被遗忘了,他很久没看过活物了。

他试图和那只鸟交流,起初他自己也吓了一跳,后来释然。

那些秘密隐藏了太久他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了。

从哪里说起呢?

是巴黎雪夜里撕心裂肺的一声枪响,还是隔了千万里期盼却不得的家书?是维也纳郊外小屋里心照不宣的比翼双飞,还是挂在上海明公馆几十年最后不知去向的家园?

他说不出口,他怎么说呢?

他一点点地将依赖他的孩子变成一个独立的人,成为一个可以与他并肩的战士。又用更长的时间和他磨合,成为从血液里就无法分割的一个人。
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俱有深意。

在那些寂寞...

查看更多

【教程】如何转载为仅自己可见

艾瑄:

首先坚决强调,转载确实会为原po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
从版权保护的角度出发,盐罐子太太在这篇《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。》当中已经阐释得非常明白:



  1. LOFTER的转载功能是强制开放的,即使作者非常反感被转载,也不能通过任何直接有效的操作阻止自己被转载;


  2. 被转载出去的内容会成为转载人的所有物,脱离原作者的控制,转载人可以对转载的内容进行编辑而原作者不能。



转载≠马克。无授权转载是对原创者的极大不尊重。因此,在转载这个问题上,希望大家能抱着only yes means yes的态度,除非po主明确说“欢迎转...

查看更多

不退圈,但是要高考了么,为了激励自己啊,先把老福特删了。嗯,高考完了会更哒,六月见吧。

查看更多

冬至

很久不更,复健好艰难。。。。。。

我在这店里守了好些年了,也没什么客人,我就坐在店外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最近来了个年轻人,总让我不禁多看他几眼。我也不得不承认,想多看他几眼,不仅仅是因为他好看,还因为他有点像那个人。

头发栗色微卷披在肩上,皮肤很白是介于米白和珍珠白之间的那种白色,很温暖的颜色。这点又不像他了,他总是绝世的凄冷,捂不暖的嫡仙。

他每天傍晚会出门一趟,回来手里会拎着一个大包,应该是菜什么的,很重。

拎着走一段路就得换一下手,没过几天他就发现我在看他,走过路过的时候会向我笑一下,于是我发现他最好看的是那双眼睛,笑起来就像一潭春水缓缓流动。就像他撒娇时一样,面上不显,眼角唇间...

查看更多
©你曾经爱我
Powered by LOFTER